第 10 章(故友。)(1 / 2)

大床。

身材完美的男女。

浅蓝光屏上面的替身情人协议。

“知道了。三十岁以后再正式成亲,我会考虑。”

闻泽的嗓音暗沉了很多,低低的好听极了,让云悠悠感觉脊背微微发麻。

他的脸压了过来,随手把她的光脑扔开。

她睁大眼睛:“别摔……”

剩下的话被他堵了回去。

他睁着眼,眼神幽暗,攻击性强得让人心惊胆战。

他捉住她的小肩膀,铺天盖地的气息淹没了她,凌厉的男人香,像火一样炽烈。

闻泽的吻技一日千里,手掌也开始联动。

她的脑袋很快就变得昏昏沉沉,整个人七荤八素。

她能感觉到他的身上多了平时没有的热情,像一个黑暗、威严又危险的导师,引诱她坠向深渊。

“唔……”

……

闻泽乌黑的发尖悬着汗珠,拇指抚她的脸颊,眸光隐颤,声音彻底沙哑。

“你要弑君么。还不放开。”

……

5分钟以后,面无表情的闻泽把云悠悠抱进了浴房。

她的脑袋垂得很低,不安地揪着自己的手指。

她没能好好履行情人义务。

刚才他的亲吻让她过于激动,结果……

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可能也有呛水虚弱的原因,总之,闻泽举步维艰进退两难,最终只能无奈放弃。

踏进琥珀罩之后,他敲了下浴壁上的“智能调节”按钮,把她涮了一遍,顺便冲了冲自己,然后擦干水珠,抱起她走回卧室。

她悄悄用目光四下一瞄,在地毯上找准自己的衣服、拖鞋和光脑的位置,只等闻泽挥挥手,她就会像一支离弦的箭,“嗖”一下卷起自己的东西离开他的视线。

——她觉得闻泽现在可能不太想看见自己。

没想到,他又把她抱回了大床上,手臂一揽,把她圈在怀里。

就像一团柔软的云倚着一座巍峨的山。

这种感觉很奇怪。

云悠悠有些不自在,她感觉到闻泽的身体也有一点僵。

沉默了一会儿,他探出半个身躯,把她的光脑捡了回来。

“不用理会网上那些声音。”他说。

“嗯嗯!”云悠悠飞快点头。

他瞥着她的表情,忽然想起了孟兰洲的那句——“宠辱不惊的变态劲儿,像西蒙”。

她哪里就像西蒙了。

闻泽半眯着眼睛,手指敲了敲光脑:“让我看看。”

“哦,好的。”云悠悠十分配合,从星空薄被里面探出手,点击了几下,打开自己的星网主页。

闻泽漫不经心地浏览。

他的睫毛很长,一下一下,沉稳地上下扫动。

很快,他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“你就这么任由他们骂?”他侧眸瞥着她,一脸不满,“你没脾气吗。”

“……”她眨了眨眼睛,“还好啊,对我并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,我觉得他们自己会比较生气。”

“呵。”闻泽冷冷冰冰地说,“我来解决。明天开始不会再有这些。”

云悠悠:“???”

虽然她来自绿林矿星那样的不毛之地,但是一些基本的帝国法律法规她还是知道的。

宪法规定,帝国公民有自由言论的权利。

如果闻泽公然擅用职权大规模封禁星网言论的话,那将会是一次里程碑式的违宪事件。

“殿……”

刚说一个字,她就看见闻泽点开了她的消息栏,一条一条开始回复那些骂人的消息,他的回复不带半个脏字,但是侮辱性奇强,言辞犀利,绝不重样。

云悠悠:“……???”

只见太子殿下落指如飞,回复一个,拉黑一个,速度快得离奇,就像在给万人广场上的崇拜者们签名。

云悠悠的大脑和她的老旧二手光脑一样,快要被闻泽这一系列行云流水的操作给搞死机了。

回骂了近三百条消息之后,闻泽潇洒无比地替她设置了拒收个人消息。

云悠悠:“……”

所以,这就是他所谓的解决?

就这?就这?

她微微张着两瓣无辜的唇,直勾勾地盯着闻泽,目光一言难尽。

“明天你就知道了。”他随手关闭了光脑,把它扔到一边。

云悠悠一颗心跟着光脑划出的弧线悬了起来,见它落在枕头旁边,没跌下床,这才松了一口气,把心脏放回胸腔里。

闻泽拦腰把她勾回去,摁到枕头上,然后俯身靠近。

温度和气息先一步笼罩住她。

云悠悠看着这个强大危险的男人,心里有一点为难。

最新小说: 毁坏的三观 顾总天天求我给他名分 甜田有喜:我全家都黑化了 顾先生的第一宠婚 和豪门大佬恋爱后我爆红了 深情之下 皇城来了个女首富 重生奋斗小福妻 将军家的团宠婆婆 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